斗破苍穹有声小说全集
首頁 |  走進工商聯 |  要聞 |  新聞時訊 |  機關部室 |  直屬商協會 |  市縣工商聯 |  法律法規 |  評論訪談 |  會員風采 |  基層工商聯 |  通知通告 |  網站專題
您的位置: 貴州商會網 法律法規 → 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布5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法律、法規、政策、講話
 
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布5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2014425日,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了全省近年來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五大典型案例,其中包括貴州益佰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訴江西益佰生物藥業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及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糾紛案等一批社會廣泛關注的案件,涉及商標權、專利權、外觀設計專利權等多個知識產權熱點領域。

  這五大典型案例為:貴州益佰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訴江西益佰生物藥業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及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糾紛案;貴州貴酒有限公司訴仁懷麒麟酒業公司、貴陽順潮商貿公司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李朝建訴貴州正合鋁業有限責任公司、遵義可萊金鋁業有限責任公司侵害專利權糾紛案;侯志成訴貴陽雅園花果大酒樓有限公司、深圳市匯鑫酒店用品有限公司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案;深圳市固特鋁合金有限公司訴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輝煌酒業銷售有限公司、楊小平商標權轉讓合同糾紛案。

  

案例一:貴州益佰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訴江西益佰生物藥業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及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糾紛案

  “益佰”既是貴州益佰公司的企業名稱字號,也是其注冊商標,該商標于1998年核準注冊,核準使用商品類別為人用藥品,2006年該商標被認定為馳名商標。江西益佰公司成立于200592日,其企業名稱經過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的核準。江西益佰公司在其銷售產品葡萄糖酸鈣、葡萄糖酸鋅口服液的外包裝上突出標示“益佰生物藥業”,并在公司網頁上打出“專利藍瓶,益佰品質;客戶至上,滿意益佰”的宣傳用語,在成都、南昌、鄭州等地的藥交會上使用“益佰品質”、“益佰生物藥業”等文字進行宣傳,并且將其申請的商標“集益”、“團佰”兩個商標排在一起使用,使人誤認為“益佰集團”。

  貴陽中院及貴州高院的判決均認為,江西益佰銷售的葡萄糖酸鈣和葡萄糖酸鋅口服液雖然不是人用藥品,但從其功能、流通渠道和消費群體等方面分析,其仍屬于類似于藥品的產品,江西益佰公司在類似產品上突出使用“益佰”字樣,在廣告宣傳中突出使用“益佰品質”,侵犯了貴州益佰公司商標專用權。“益佰”字號具有極高的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熟悉,該字號應當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所保護的企業名稱,江西益佰公司的行為,屬于擅自使用他人企業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據此,貴州高院于201212月判令江西益佰公司停止銷售和宣傳,并變更企業名稱,去除“益佰”兩字,賠償損失40萬元。

  典型意義:“益佰”是貴州益佰公司的注冊商標,被告在類似產品上突出使用“益佰”字樣屬于侵犯商標權的行為;同時在其申請企業名稱核準時“益佰”已具有極高的知名度,江西公司將“益佰”兩字使用在其企業名稱中主觀上具有惡意,行為不具有正當性,故法院判令其更改企業名稱。本案的審理告知市場經營者,合法誠信經營、創建自主品牌才是根本,攀附他人信譽終非正道,最終都要承擔違法的苦果。

  

案例二:貴州貴酒有限公司訴仁懷麒麟酒業公司、貴陽順潮商貿公司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貴州貴酒公司為“貴”(繁體楷書變形)字圖形和文字商標及“貴”(簡體行草)字文字商標的商標注冊人,前一個商標注冊于1979年,后一個商標注冊于2011年,兩個商標核準使用商品都為第33類,即酒精飲料(啤酒除外)。2009年麒麟公司與順潮公司共同開發“貴壹品”等系列醬香白酒,并于同年3月進入貴陽市場。貴酒公司發現麒麟酒業公司、順潮商貿公司生產銷售的“貴壹品”系列白酒上,將“貴”字放大突出,將“壹品”縮小,認為兩公司的行為既侵犯了其關于“貴”字的商標權,又使用了貴酒公司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稱“貴”字,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貴酒公司訴至法院,請求判令麒麟公司、順潮公司等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經濟損失。

  貴陽中院及貴州高院均認為麒麟酒業公司及順潮商貿公司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行為,但不構成使用他人知名商品特有名稱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貴陽中院判令賠償經濟損失5萬元,并不得再使用“貴壹品”商標。貴州高院認為,當事人有權使用自己的注冊商標,但必須依照法律的規定規范使用,綜合考慮本案的具體情節,將賠償數額調整為15萬元;二審于201212月做出判決。

典型意義:企業在生產經營、使用商標的過程中應始終講求誠實信用、公平競爭,遵守法律規定,規范地使用自己的注冊商標,法律也只會保護被合法使用的商標。同時,商品是否知名是一種事實狀態,不是一種榮譽,歷史上曾經知名的商品現在也可能不再知名,企業的經營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管理者應當有著強烈的憂患意識。

 

案例三:李朝建訴貴州正合鋁業有限責任公司、遵義可萊金鋁業有限責任公司侵害專利權糾紛案

【案情摘要】李朝建系“型材”外觀設計專利的專利權人,系“帶防盜網鋁合金氣密窗”實用新型專利的專利權人。2012年,李朝建在可萊金公司購買了兩個涉案樣窗,涉案產品系正合公司生產。李朝建認為,正合公司、可萊金公司未經許可制造、銷售了其專利產品,構成侵權,故請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制造、銷售侵權產品,銷毀生產模具及庫存侵權產品,并賠償經濟損失。一審法院貴陽中院認為,涉案產品與李朝建的外觀設計對比,二者設計方案雖有細微不同,但從整體視覺效果看并不影響其視覺效果,而中央倒U形滑軌突出顯示二者設計方案的相似性,因此應認定涉案產品構成侵權。關于實用新型專利侵權問題,涉案鋁合金防盜窗的技術方案與原告實用新型專利的必要技術特征相同,構成對李朝建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侵害。

二審法院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本案中被控侵權產品分為不帶防盜網的鋁合金氣密窗和帶防盜網的鋁合金氣密窗兩種。組裝在不帶防盜網鋁合金氣密窗的型材與涉案專利存在的差異并不能導致外觀設計發生顯著變化,且將該型材安裝于防盜窗后二者之間的差異更不易辨別,與李朝建的外觀設計專利屬于相近似的外觀設計,構成對被上訴人外觀設計專利權的侵犯。組裝在帶防盜網鋁合金氣密窗的型材是三腔體結構,左側有邊框,右側無邊框,呈平臺形狀。涉案專利為兩腔體結構,左右兩側均有邊框。從整體外形觀察,兩者存在明顯差異,且判斷外觀設計專利與被控侵權產品是否相似主要以產品的主視圖呈現的特征為準,本案中被控侵權產品的主視圖與涉案專利存在顯著的不同,不能認定侵犯了被上訴人的外觀設計專利權。經比對,被控侵權產品不具備被上訴人李朝建專利權利要求書1中所述的防盜筋。被控侵權產品雖然存在同樣的裝飾管,但是管內并未加入防盜筋,缺少這一必要的技術特征,因此并未落入被上訴人實用新型專利的保護范圍,不構成對其專利權的侵犯。據此于20134月判決:正合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銷售侵害李朝建專利權的侵權產品的行為,銷毀其生產模具及庫存侵權產品;可萊金公司立即停止銷售侵害李朝建相同專利權的侵權產品的行為,銷毀侵權產品正合公司、可萊金公司支付李朝建賠償金3萬元。

最高法院裁定駁回了李朝建的再審申請。

【典型意義】防盜窗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使用的非常普遍,但在其中卻隱含著專利技術。對防盜窗的設計和改良是發明者智力勞動的成果,由此獲得的專利權受法律保護。企業在經營生產中不應一味攀附、模仿生產其他廠家的暢銷產品,而應做好相應的法律背景調查,否則極有可能侵犯他人的專利權等知識產權。企業一方面應具備基本的法律意識,實施侵犯他人知識產權的違法行為不但會受到法律處罰,也有損企業自身的商業信譽;另一方面要做好自主知識產權培育,用知識產權保護自身合法權益,推動企業創新、發展。

 

案例四:侯志成訴貴陽雅園花果大酒樓有限公司、深圳市匯鑫酒店用品有限公司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案

【案情摘要】侯志成系“環扣毛巾碟(2)”外觀設計的專利權人,專利申請日為2011830日,授權公告日為2012321日。2012529日,侯志成申請公證處對雅園酒樓涉嫌侵犯其外觀設計專利權的行為進行證據保全。2011727日,貴陽宏益房地產開發公司(以下簡稱宏益公司)向被告匯鑫公司發出《議標邀請書》,并附有《前廳報價清單》,要求匯鑫公司對招標的產品進行報價,該清單包含涉案環扣毛巾碟圖片等內容。2011820日,宏益公司與匯鑫公司簽訂《貴陽花果園雅園酒樓餐飲雜件(一)供應合同》,約定匯鑫公司向宏益公司提供涉案環扣毛巾碟750個。2011926日,宏益公司收到匯鑫公司送達的涉案貨品。20111025日雅園酒樓登記成立,2011111日,宏益公司通知將其與匯鑫公司簽訂的上述供應合同中的權利義務概括轉移給雅園酒樓。2011129日,宏益公司將涉案貨品移交給雅園酒樓。201215日,雅園酒樓向匯鑫公司支付了貨款。

侯志成認為,其為“環扣毛巾碟(2)”外觀設計專利權人。經比對,雅園酒樓使用的盤子的外觀形象與其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相同,被告的行為構成侵權。故請求法院判令雅園酒樓:立即停止侵權行為、排除妨礙、消除影響,立即銷毀庫存侵權產品,將制造侵權產品的模具銷毀或交給原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和合理費用。

一審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法院認為,宏益公司與匯鑫公司招投標是在2011830日原告申請外觀設計專利之前。外觀設計專利權自授權公告之日起生效,授權公告之日前實施外觀設計的行為,不屬于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的行為。因雅園酒樓與匯鑫公司招投標、簽訂合同、交貨付款的行為均在侯志成取得專利之前,故雅園酒樓和匯鑫公司實施外觀設計的行為,不構成對侯志成所有的外觀設計專利權的侵害。二審法院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侯志成系“環扣毛巾碟(2)”外觀設計的專利權人。根據《專利法》的規定,實施外觀設計專利權的行為包括制造、許諾銷售、銷售和進口,而使用具有外觀設計專利權的產品不屬于實施專利,即以生產經營為目的,使用未經許可制造、銷售或進口的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的行為不構成侵權。本案中,雅園公司通過合法渠道購進并使用涉案專利產品的行為不屬于實施外觀設計專利權的行為,沒有侵犯侯志成的外觀設計專利權,故不承擔賠償責任。外觀設計專利權只有在被授予后,才能得到法律的保護。盡管匯鑫公司實施了銷售涉案外觀設計專利產品的行為,但其招投標、簽訂合同等行為均發生在侯志成取得外觀設計專利之前,不構成對侯志成外觀設計專利權的侵害,也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二審于20139月做出判決。

【典型意義】盤子是家家必備、極其普通的生活用品,可是本案卻正是由小小的盤子所引發的法律糾紛,這充分體現了法律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每個公民也應當具備基本的法律意識,學法、懂法、用法。

本案中,侯志成設計了一種外形新穎、美觀的盤子,并申請了外觀設計專利,所以這一盤子的設計受法律的保護,未經專利權人許可,他人不得制造、銷售、許諾銷售和進口這一產品。侯志成的創新既為社會貢獻了才智,也為自己帶來了財富,他的創新受法律鼓勵和保護。

然而與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不同,外觀設計專利權人不能控制他人對其專利產品的使用行為。因此無論是雅園酒樓還是我們大家,使用外觀設計專利產品都是不侵權的。同時外觀設計專利權也不具有追溯力,權利人獲得外觀設計專利權后不能追究獲得授權之前的實施行為的責任。

 

案例五:深圳市固特鋁合金有限公司訴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輝煌酒業銷售有限公司、楊小平商標權轉讓合同糾紛案

【案情摘要】2011315日,固特公司、輝煌公司、楊小平簽訂注冊商標所有權轉讓合同,約定固特公司將其 “臺窖”和 “赤泉老窖”商標轉讓給輝煌公司。轉讓費用由楊小平支付給固特公司,具體金額及支付方式由固特公司與楊小平協商。同日,輝煌公司法定代表人劉柱與楊小平簽訂股權轉讓合同,約定由劉柱將其持有的輝煌公司19%的股權轉讓給楊小平,作為楊小平將“臺窖”、“赤泉老窖”商標轉讓給輝煌公司的價款。2011323日,輝煌公司辦理完成相應股權變更登記手續。2011121日,楊小平向固特公司出具回復稱,由于其及輝煌公司內部資金不足,人員管理等問題已無力支付轉讓費用,注冊商標所有權轉讓合同無法履行,已終止合同。同年126日,楊小平通過特快專遞向劉柱發函載明:因各種客觀原因,固特公司將其持有的經國家商標局注冊的合法商標“臺窖”和“赤泉老窖”轉讓給輝煌公司手續沒有辦理,其認為繼續持有輝煌公司19%的股份不當,因此要求將該股份返還給劉柱,終止雙方之間的合作。另查明,201061日,劉柱與楊小平協商由劉柱出資70萬元、楊小平出資30萬元共同成立輝煌公司。由劉柱擔任公司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楊小平擔任經理。固特公司于200211月成立,楊小平出資103萬元,出資比例為86.5546%20096月該公司經深圳市工商局核準,將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楊會祥,楊小平為公司總經理。20103月,該公司經國家商標局注冊,取得“臺窖”及“赤泉老窖”商標。

一審法院遵義中院認為,雖然楊小平系輝煌公司經理,按經理任職書及章程規定,楊小平對外可以代表公司,但楊小平同時在固特公司占86.5546%的股份,其為固特公司控股股東,對股東會有著重大直接的影響。因此,楊小平在此后的121日向固特公司回復表明無力支付轉讓費,合同無法履行,終止合同的函,不能約束輝煌公司。輝煌公司不具有《合同法》規定的導致合同目的無法實現的行為,固特公司要求解除合同的請求不能成立,應不予支持。二審法院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固特公司與輝煌公司及楊小平簽訂的商標轉讓合同,系當事人真實的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該合同自當事人簽字蓋章時成立并發生法律效力。結合合同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該合同中固特公司為商標轉讓方,應當負有依法轉讓商標的義務,享有取得商標轉讓費的權利;輝煌公司為商標受讓方,應當負有支付商標轉讓費的義務,享有獲得商標的權利。同時合同約定,轉讓費用由楊小平支付給固特公司,具體金額及支付方式由固特公司與楊小平協商。由此表明,固特公司同意由楊小平取代輝煌公司協商轉讓費金額及支付方式等債務的具體內容,并由其承擔該債務,輝煌公司就債務內容的協商權利和承擔義務全部轉移給楊小平。楊小平因享有協商債務內容的自主權利,不受輝煌公司對債務內容的指示,故楊小平不是作為第三人代替輝煌公司對固特公司履行債務,而是直接作為債務人履行債務,原債務人輝煌公司完全脫離原來的債務關系。從合同形式來看,楊小平不是固特公司或輝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且在簽訂合同時未被授權代表上述任何一家公司,僅以個人名義與上述兩家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在合同上簽章。故楊小平在商標轉讓合同中為債務承擔的第三人,具有獨立于固特公司和輝煌公司的權利義務,不因其股東(或控股股東)和高級管理人員的身份,而在該合同關系中當然地混同于上述任何一家公司法人,進而成為其代理人。輝煌公司的合同債務已經債權人固特公司同意全部轉移,故楊小平拒絕履行合同義務的行為只能視為其單方違約行為,不應歸于輝煌公司。綜上,固特公司請求確認其解除商標轉讓合同的效力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其訴訟請求不予支持。二審于20137月做出判決。

【典型意義】本案凸顯了訂立一份高質量合同的重要性。當前我國公民普遍具備了基本的法律意識,在生活中尤其是在商業經營中都意識到了要訂立書面合同,這樣便于明確和固定雙方的權利義務,更利于在發生糾紛時運用法律手段維護自身合法權益。本案中,固特公司、輝煌公司與楊小平三方也簽訂了書面合同,并到公證處對合同進行了公證,但因為該合同撰寫質量不高,合同主體的權利義務訂定不明,不但使三方難以履行合同和處理違約,也給法院根據合同約定判斷是非、提供保護造成了一定困難。所以我們在訂立比較重要的合同,如訂立涉及不動產或大額交易的合同時,如對法律不太熟悉,最好先向法律專業人士咨詢或委托其代為撰寫。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工作機會 |  版權聲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2009 GZCOFC.COM All Right Reserved.貴州商會網 版權所有.
主辦單位:貴州省工商業聯合會 承辦單位:貴州惠智電子技術有限責任公司 技術支持:思維(CMSware)
經營許可證編號:黔B-2-20040001
電子出版物制作許可證:黔新出電子準第007號 互聯網出版業務許可證:黔新出網版準字第021號
為了您能正確瀏覽本站請使用1024*768 IE6.0以上瀏覽器瀏覽本站  
斗破苍穹有声小说全集 大乐透前区走势图 赛车pk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基本分布图 香港挂牌彩图559808资料中心 北京赛车pk10开奖视频直播 天津11天津11选5走势图 幸运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钱龙捕鱼到底怎么赢钱 数字13458和02679规律 上海时时乐100期